關於部落格
  • 34085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7

    追蹤人氣

無止境的旅程 5。

5。 谷間凝滯的氣流有異變隱動,那是他所熟悉不過的魔晃氣息。 心底有個聲音呼喚他的名字── Cloud,不要放棄…… 他倏地騰身翻轉,以昔日神羅Soldier 1st Class同等的身手翩然落地,霧氣中,他看到一隻陌生的手抓住那個神祕盒子。 然後,急促雜沓的腳步聲響起,他看到前方,許多模糊的人影都向拿著盒子的那隻手急遽靠近,那是無法用言語形容的景象,令人抗拒到幾乎窒息。霧氣中,人影快速重疊到同一個位置、融合、消失…… 不……不要這麼做…… 他沒辦法移動自己的身體,喉嚨乾燥得就像完全沒有水分,發不出半點聲音,他只能眼睜睜看著,許許多多原本該是獨立存在的個體,被吸收而再無痕跡。 魔晃之光愈來愈強,那些重合而不斷銳減的人影隱沒在強光中,他不自禁抬手遮住眼睛,另一手伸到背後,握緊了劍柄。 強光中的人影最後變成一個,截然不同於這世間一切存在的一個。長長的髮梢在逆光中微微擺動,他看到此生無可遺忘的身影手裡握著長得異常的軍刀,從光與霧氣之中緩緩踏步而來。 他的心狂跳,呼吸全都亂了調,慢慢站直起來的雙腿居然有些顫抖,他沒有辦法甩掉心底的恐懼,曾經他拿來面對一切的勇氣似乎徹底遺棄了他,他發現自己抓不住任何有形無形的東西好支撐他去面對即將清晰的面孔。 銀色的長髮在光中輕盪,那張面容還掩藏在霧氣中,低沉輕柔卻毫無溫度的聲音卻穿破濃霧而來。 「我說過,我永遠不可能……」 逆光中的身影停下了腳步, 「…僅僅是個回憶。」 他什麼都還來不及想,一顆心就像要從口腔裡跳出來。冷冽的鋒利寒光劃破霧氣,他反射性地架起巨劍擋住,他看到沒有一絲人類溫度的灰綠色眼眸就在咫尺,望進他的雙眼,甚至望進他的靈魂。 突乎其來的深痛貫遍胸口,就像被什麼狠狠重擊,那雙眼睛,也曾經不是這樣全然的無溫無情。 「Sephiroth!你引導我來到這裡,在我眼前上演這一切!你到底想告訴我什麼?」 刀刃連續交擊的清脆聲響中,他看到那雙眼睛仍然冰冷,嘴角卻揚起一絲微笑。 「你知道不是偶然?我的人偶…我想告訴你什麼……」 語調聲音的優雅清淡,與手上揮刀斬刺的狠戾形成鮮明對比。 「你還不明白嗎?Cloud?」 「明白什麼?!」他回身用力揮擊。 「你真的以為……有任何人可以消滅我?包括…你?」 話語方落,正宗的前端刺穿了他的手臂,又迅速抽離,鮮血飛濺半空,就像毀滅的花朵。 「呃……」他伸手按住傷口,想起先前的每一戰,他不願意去想,他一直不願意去想,但是Sephiroth沒有出全力,他不明白,他不懂,可是那是事實,Sephiroth沒有用盡全力來毀滅他…… 心底深處的疑慮與恐懼一旦挑起,就再也無法輕易揮去。 他的體力與能力都還沒到極限,卻失去了堅持到底的戰意,潰敗的心念使他的劍失了該有的敏捷與力道。他仍然揮著劍,心思卻無法跟上。 Sephiroth沒有直接回答問題,而以絲毫不容喘息的凶狠殘酷不留任何餘地的連續攻擊。 正宗的利刃劃過他的腿側,冰冷的痛感在延遲一秒之後才能清楚地感覺。 血液從全身的傷口不斷湧出,帶來的疲累與沉重遠比痛楚還可怕。 無數透明的手從地底伸出,惡意地纏繞住他的雙腳,讓他難以移動。 一陣冷然的勁風掃過,他的鼻間聞到淡淡的皮革味,下一瞬,他已經整個人被打飛出去,身體呈拋物線摔落在地上,他掙扎著想爬起來,卻在不到眨眼的時間,正宗已經分毫不差地狠狠貫穿他肩下的舊傷疤。 「嗚!」 他看到居高臨下的灰綠色眼睛冷冷俯視他,Sephiroth握住正宗殘忍無情地緩緩推入,利刃凌遲一般慢慢切割他的傷口,讓他他痛到發不出聲音。 正宗整整沒入三分之一,貫穿他的身體,直刺入地面,將他死死釘住動彈不得。 他能感到自己的血液泊泊湧出,滲入身體下的土地。 他望著那張容顏,他無法遺忘也無法痛恨的冰雪面容,而那張臉上,除了冰冷之外,還有莫名的殘酷笑意。 「我要告訴你的就是…Cloud……我,是你永遠的夢魘。」 永遠的…… 夢魘。 ……是的,你是的…… Sephiroth…… 你是我醒不過來的夢魘。 他的心在徹底震撼之後失去了反應的能力,像被拉扯過度而失去回復力的彈簧。 他閉上雙眼,放任自己的頭往後頹然而倒。 那麼……毀滅我吧! 沒有說出口的心語藉由肢體表達無遺,他細細感受著血液流出身體的感覺。 肩下傳來無法忽視的痛楚,正宗的刀刃正慢慢抽離他的身體。 他睜開眼睛,看到那張完美而令人發寒的面容。 緊緊盯視他雙眼的視線仍然沒有溫度,卻彷彿能夠灼燒一切。 正宗的刀刃完全離開時,他幾乎可以清晰地感覺到刀尖的血滴入他的衣服。 刀尖移動,停在他的喉結處,幾乎要碰到,又沒有真正接觸,他的皮膚感應到刀刃的寒意而自然反應起點點麻慄。 意識隨著鮮血流出體外般漸漸模糊。 「如果沒有你的存在,那麼這星球的價值也就只是航行在黑暗宇宙間的飛行船而已。」 Sephiroth低語,甚至帶著若有似無的笑意,就像黃昏中最溫柔的情話,卻是令人膽顫心寒的殘酷。 「我會送你最無與倫比的禮物,那就是,讓你看著,所有的一切……」 已經不是放任,而是強迫自己,他的意識墮入了黑暗,好像這樣就能逃避一切。 意識空白的深處,再怎麼逃避也無法不明白,Sephiroth被黑暗湮沒的靈魂想要給予他的,始終都是……貓戲耍老鼠般崩潰與希望的來回擺盪,而終將通往…… 徹底的絕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