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34092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37

    追蹤人氣

種香草的男人 2

2. 那時他幹搏擊手這行才半年,那天晚上賽局結束之後,他回到休息室,從軟包裝香菸中取出一枝,拿起便宜的打火機點著,叼在嘴裡,一面收拾東西。 「阿泉。」進來的是他的經紀人,西城風流子。他不喜歡風流子這麼叫他,雖然工作上必須關係緊密,但私下他覺得自己跟風流子並沒那麼熟,他們兩人其實不太對盤。 「幹嘛?」他繼續走來走去收東西,沒停下來的打算。 「別急著走,你今晚的對手想找你喝一杯。」 「不喝,我要騎車,會被臨檢。」他頭也不抬地說。 「別這樣,只是聊聊又沒怎樣了。人家跟你不一樣,他是事業有成,來這裡打只是玩票性質。」 「那就更沒什麼好聊的了。」 「搞不好對方是要提供你工作機會,你不是老想轉行?」 他瞥去一眼,沒有吭聲。最後他還是放下東西,到後門那邊去。他並不是相信風流子的話,雖然他想轉行是事實,但風流子可不會那麼好心幫著他轉行,他想不出來不久前跟他打鬥的那個男人會有什麼話要跟他說,他不喜歡悶頭猜,再說在這圈子裡以後還常有機會碰得到,又不是從此不會再遇見了,乾脆去聽聽看對方到底有何貴幹。 髮型怪異惹眼、模樣很酷的男人在巷子口抽菸,見他出來,揚起一隻手算是招呼。他走過去,站定。 「你找我?」 「走,我請你喝一杯。」 「為什麼?」 「有點事想釐清一下。」對方瞄他一眼,吐出一圈煙,說:「又不是姑娘小姐,怕什麼?」 「不想去跟怕不怕未必有關連。」他板著臉說。 對方笑,把菸頭扔在地上用鞋底碾熄:「走吧!」 他們到附近的酒吧,各自點了雙份威士忌加冰塊。 「是不是有人交代你要輸給我?」 「沒。」他喝了一口酒,很乾脆地說。 「我不會因為是玩票的就妄自菲薄說自己差,事實上我比很多職業選手都行。跟我打過的,你是其中防守最好的,我認為你只是刻意不攻擊而已。你的能耐應該遠不止於此。」 「鋒芒太露對我沒好處。」他冷冷說。 「是嗎?職業搏擊手難道爭的不就是爬上第一人的位置?」 「那不是我要的。」 「哦?那你要的是什麼?」 他看了對方一眼,說:「你喜歡打鬥,我並不喜歡,對我來說這只不過是餬口的手段。」 那男人從鼻子重重呼氣,搖頭咋舌:「真是令人超不爽的說法,簡直可以解釋為『極端臭屁』。」那男人接著咧嘴一笑,露出整齊的牙齒,又說:「不過我喜歡。我欣賞你,臭臉的。」 說就算了,那男人還伸手用力拍他的背,害他差點把喝進嘴裡的酒給噴出來。 那是他跟八津蠻這傢伙交上朋友的開始。 跟他不同的,八津蠻看起來粗魯,但事實上很精明,本職是某家企業公司的高階主管,身價高得很。打架這種事對八津蠻來說是嗜好,也是抒壓的方式。雖然是玩票性質的業餘手,八津蠻的身手不比職業手差,在這圈子裡很有點名氣。 他們認識沒多久,八津蠻偶然聽他提起住得很遠很偏僻,就強力要求一定要去他住的地方看看。他還記得八津蠻開著昂貴的高級房車跟在他的中古重機後面,一路跟回他的「農園」,當時自己彆扭不爽卻又有點好笑、無可奈何的心情。 八津蠻把車子隨便停在園子旁邊,對那些香草植物完全沒有興趣,卻對這裡的荒僻環境大為欣賞。沒隔多久,那傢伙就擅自搬來一整套音響,包括黑膠唱盤、真空管放大器和玩家等級的高級喇叭,不顧他的反對便硬塞進他那沒有沙發的簡陋起居室。 「多好,開得再大聲也沒人會來抗議。」八津蠻把音響接線全部接好,拿出帶來的黑膠唱片仔細放進唱盤。 「媽的,這是你家還是我家?」 「借放一下有什麼關係?講點義氣好不好。」 「見你的大頭鬼!義氣是這樣講的嗎?」 喇叭流洩出細膩的絃樂,迴盪在形狀奇怪的木造屋子裡,就像是能夠滲透到木頭的紋路裡。看到八津蠻那種毫無掩飾的陷溺,他也不想再講什麼了。那時他才開始知道,除了打架這個與外表很符合的嗜好,八津蠻還有個與相貌很不搭軋的興趣,那就是音樂。 那傢伙把他家當作世外桃源的音響室,陸陸續續抱來長年來收集的黑膠唱片。八津蠻聽的音樂很雜,從古典音樂、爵士、民謠到重金屬搖滾都有,後來還特地搬來專門收藏黑膠唱片的櫃子放那些唱片。那套音響外加那堆唱片,是他這裡最最值錢的東西。八津蠻沒來的時候,他從來不去動。 「萬一被偷我可不管!」 很顯然,他的恐嚇式事先聲明沒發揮什麼作用。 八津蠻大約兩個禮拜到一個月跑來一次,大都選在平常日的下午接近傍晚那時間,他嫌吵,往往把八津蠻一個人扔在他家,任那傢伙把音響的音量開到滿意,盡情聆聽各種各樣的音樂,而他則騎著他的機車去山下的城鎮採買日用品或辦點繳納費用之類的事情。 晚上他們就在長滿香草的園子裡架起簡單的烤架燒烤八津蠻帶過來的牛羊排肉、海鮮以及他去買來的洋蔥、青椒與蘑菇,也沒什麼特別的佐料,就是撒點鹽和胡椒,一邊大啖燒烤,一邊喝八津蠻帶來的烈酒喝到醉。那傢伙往往就在起居室音響前面舖個展開來的睡袋躺地上,隨便蓋條毯子,連枕頭都沒有,只是衣服捲一捲充當一下。喇叭以低微的音量響著爵士女聲的吟唱,直到天亮。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