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34085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7

    追蹤人氣

The final problem -- the FALL

Still BBC Sherlock S02E03 ==== 很難判定這場角力遊戲是從哪時拉開序幕的,當然,廣義來說是早就開始,我的意思是,這個 “How to burn you” 的 “final problem”。 一開始的成名等幾個大案就很微妙,總覺得SH不會是願意站在公眾面前接受表揚的人,除非他是順水推舟,或者給自己塑造一個 “愛現” 的形象。某種意義上來說,SH是愛現沒錯,但重點並不是他希望得到眾人褒揚(當然被醫生由衷誇獎會暗爽在心底,但沒有也不會怎樣),而是他就是無法忍受當個笨蛋。 然後是M教授的登場,攻破三個固若金湯的地方,故意被抓,不提反證,而這點SH是料到了,他還特地請醫生確認。然後,因為陪審團每個人都被威脅(這是後來知道的),於是M教授被判無罪。我覺得這是SH猜測得到的結果。 然後,是兩人的午茶會。如果以後見之明來看,M教授的暗示非常明顯,包括他說,沒有他,SH什麼都不是,他說童話故事都需要經典反派,他說其實我都告訴你了,只是你到底有沒有在聽,他說I owe you a FALL. 想想英文也是挺有意思的,BBC Sherlock常常充分利用了這一點。FALL代表瀑布(這跟原作呼應,而又與本集開頭SH的成名案呼應)、墜落(M教授後來的說法不是很白描地敘述出他希望SH怎麼死嗎……),而所謂墜落,也可以分成物理上的與非物理上的,後者,暗喻著從人生的頂端跌到萬丈深淵的谷底。SH說他不喜歡啞謎,但極可能是不想透露出他已經猜到事態可能會怎麼走的跡象,我認為這才合理,因為他明明就喜歡啞謎…… 綁票案完全是請君入甕的麵包屑,試想,如果綁票者沒有先去過後來拘禁兩個小孩的廢棄糖果工廠,那就不會留下後來保存在亞麻籽油裡的線索。SH知道這是個GAME,很惡毒陰險的GAME,但也許直到小女孩見到他尖叫,加上雷探長他們的話(像是SH讓小女孩聯想到綁匪……諸如此類的)以及後來Donovan的諷刺讚美,對這時的SH,未來的劇情大綱,很可能才清楚呈現。 預告要爆料的小報出現在麥哥桌上,而他擺出沒怎麼在意的樣子。這就是頭一個不自然之處。如果連結到後來他對醫生坦承他把自家老弟給賣了(把小時候尿床之類的事全告訴了M教授),他的輕忽根本是不可能的呀!聰明如麥哥,甚至可能比SH更聰明的麥哥,會想不到其中的關係? 總之,猜到M教授想幹什麼的SH,要因應還是得付出全副精神的。其中很重要的一環就是裝弱,也許他真的沒料到計程車司機是M教授本人,但他的反應也太過……怎麼說,受到刺激了。我不認為已經是大剌剌明示的吹牛皮武士的故事能讓SH打擊至此。當然也可能是雖然大致猜得到戲可能怎麼演下去,實際看到那種嘲弄的 "兒童節目" 還是超火大。 被列為嫌疑犯、亡命都是預定的劇本,SH知道的,也很配合地演下去。 M教授似乎認為SH很需要成為英雄的光環,其實我覺得他是真的不在乎,即使大家都認為他是騙子。就像他對醫生說的,那只能證明世人有夠愚蠢(攤手) 我倒認為其中SH最沒把握的其實是醫生,他曾經一度認為,醫生終究也會多少懷疑起他。醫生也許動搖過(照我看來是有),但終究決定相信自己的心,相信SH。如果醫生真的懷疑SH,他會怎麼辦?我是認為,計畫會繼續進行下去,他已經準備好孤獨了,並不能說不會受傷,但不會因此改變前進的路徑。但,醫生是那個無論如何最終選擇相信他的人,於是,後來欺騙這樣的醫生心理負擔恐怕有點沉重,雖然也可以說這是甜蜜的負擔^^::: 另一個SH意料之外的應該是Molly,原本SH應該還沒想要把Molly拉進他的計畫(拿Molly的前男友M教授恫嚇人家幫忙化驗工作不算),但他沒想到,因為設定好了計畫進行而不自覺進入 “Goodbye Mode” 的他居然被Molly看穿了,雖然對方不明究理。Molly說了好幾次,不管怎樣,只要你需要,任何事,都可以找我。有耳朵的人都聽得出這句保證有多麼懇切,於是SH有點被shocked了。這也導致了後來他擬定了實際執行方針之後,毅然決然把Molly拉進來的決定。我想說,Molly或許可以算作是SH贏得牌局的紅心Q呢。 我想,SH真正意識到M教授是要逼死他的時間點應該是去見了那個女記者之後,也就是去找Molly幫忙之前,詐死計畫大概是那時才成型。想到一個可能,就是M教授的打算跟SH自己的打算在某種程度上不謀而合。Molly說SH背著醫生面露悲傷是在綁票案的時候,也就是說,那時SH已經決定要"離開"了,或者說已經預料到那一天不會遠了。 對決地點在整修中的醫院的頂摟,這是SH選的,支開醫生這點與原作不同的就是,原作是M教授做的手腳,而SH默許,而這一次,該是SH自己的意思。總覺得SH與M教授的對話中,很大的部份是要讓M教授自己親口說出那些tricks是怎麼弄的,也許是蒐集證據?透過麥克風之類傳給麥哥什麼的。也許是我想多了也說不定。 M教授的自殺應該是出乎意外,也許SH原本的盤算是將計就計讓M教授把自己逼死,詐死之後轉明為暗再來對付M教授,沒想到M教授寧願一死也要拉他到地獄作伴。就整體來說這沒有不好,M教授的黨羽再難對付也沒有M教授本人難對付,不過差別在於別人對SH可沒這種瘋狂的執念,所以也就沒辦法利用這一點就是了。 總之,很拙劣的謊言只能支開醫生不長的時間,唔,不能這麼說,SH的目的應該本來就是短暫地支開醫生,他還是需要醫生當目擊者的。SH成功拖到醫生返回現場,連目擊地點都幫他選好了。後退,好,就是那個位置,站好了嗄! 想想也有可能是SH與M達成的協議,把醫生支開之後兩人碰面,這由M的人來做也OK。 按理說狙擊手必須持續緊跟著目標,所以,醫生返回現場,狙擊手早一步到達。如果預定好SH非跳樓不可,醫生必會衝到前面去,所以位置應該在醫院大樓對面。看後來的鏡頭角度,狙擊手的位置比較雖然高但也不是很高,可能在二樓。無論如何,怎麼跳樓卻肯定不會死而且要瞞過醫生與狙擊手的眼睛,這點現在還是不能完全想明白。醫生的位置是SH精挑細選過的,是不是也估算了狙擊手可能的位置 。那兩輛雙層巴士應該也有阻擋視線的效果。 那些偽遺言聽起來真有點傻氣,真不像SH,我只能想說他是想讓醫生的傷心減少一點了。醫生與麥哥談過(看來麥哥唬弄醫生也是很有點良心過不去的),就算別人不知道M教授是怎麼一回事,麥哥親口說的犯罪大師總不會錯,醫生怎麼可能相信SH真的是fake ……= = 不管怎樣,即使這是安排好的,SH自己確實也很難過。他必須欺騙一個死心蹋地(這樣說應該不過分)相信他的人,他最好的朋友,唯一的同伴。在自己的墓旁偷聽只能說是自虐吧!看一個自己最在乎的人為自己肝腸寸斷。 無論如何,有時SH非常狠心,這是大家都有共識的了(攤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