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34085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7

    追蹤人氣

天地風雲錄之決戰時刻第1、2集亂亂談 PART II

天地風雲錄之決戰時刻第1、2集亂亂談

 

 

PART II

 

睡飽吃飽,好,繼續。

西劍流祭壇這邊打得如火如荼之際,溫皇大人放話了,哪,咱不是找赤小羽打架來的,咱是來挑戰你家大BOSS的~

這句狂語成功吸引了炎魔大BOSS的注意。

說起來炎魔這種魔頭,不管是己方敵方,其實他統統不看在眼裡,他是高高在上無人能敵的存在,你們這些,不過就是小小的螻蟻而已。

不管怎樣,溫皇馬上取得在場三方的擔保。

保證人一:史豔文。他的說法是:溫皇對我家有恩,所以在下絕對會力保 (神蠱峰醫院不能倒啊~)

保證人二:藏鏡人。他的說法是:你敢動他一根頭髮,本座絕對報復到底!(XD 講這種話,還有誰會不知道溫皇是你的"自己人"?)

保證人三:還珠樓,代表人:副樓主酆都月。他的說法是:嗯,這傢伙現在還不能死。(我家正牌樓主還在失蹤人口名冊上啊啊啊,關鍵人怎麼可以死?)

說真的,其實炎魔根本不是很在意,因為他另有盤算。對方也說了,我們不是只有在場四個人而已。確實兩邊山上各有高手坐鎮。當然炎魔也不是因為多了兩個人就怕了,而是意識到,中原的S級高手好像死不完,不一網打盡的話沒完沒的太麻煩了。

我個人是覺得,深知溫皇腹黑的赤羽愈是極力想阻止炎魔給溫皇「對話」的機會,愈是造成反效果欸......反而引起了炎魔的興趣,大概心想咱家軍師這麼忌憚,這傢伙到底有什麼料?

炎魔的態度,就像「隨便啊,看你孫猴子怎麼七十二變翻筋斗,最後還是逃不出如來佛的手掌心啦~」

於是溫皇便大大方方把他設計的遊戲介紹給大家 (其實史藏甚至酆都月應該都是知道的了)。

十年前已經舉辦過六十年一次的奧運......不,是風雲碑的武術競賽,各項金牌得主都已經記載在甲子名人帖上了。

本次遊戲便是:提前五十年重開風雲碑,重新角逐各項金牌得主,依照冠軍的人數比例來決定勢力劃分。

就在開會討論比賽規則時,鏡頭帶到邊邊,苗疆藏老大的副官,那個赫X少使的,偷偷潛伏在一旁。再更前面就有演出一段苗疆的眼線跑回苗疆打藏老大的小報告,說他跟老情人......不對,是宿敵史豔文聯手扁炎魔,所以副官才跑去想親自確認。後來眼線被很耍帥的狼主一刀斷頭滅口,很顯然狼主是站在藏老大那邊的。

老實說,這段在預告就有,因為人物介紹的關係,我們知道狼主的身分其實就是苗疆的王族階級,起初感覺是不太舒服的。想說,那不是苗疆的子民嗎?像切西瓜就宰啦?可是看到後面,想法有點不一樣了。

藏老大馬上發現,但那時應該不是很確定就是他家副官,話頭立刻就轉,說他會帶領苗疆的高手來爭版圖,啊,相愛相殺四十年
(?)的默契不是假的,史桃花馬上配合演出。

史:啊,藏鏡人,你!(很好,即席演出,演技自然~XD)
藏:史豔文,你該不會以為我會幫你吧?(你明明就是在幫他.......)
史:我早知道你另有圖謀。(最好是)
藏:哈哈哈哈~ (閃人)

如上所說,我認為藏老大說那些話是因為察覺自己被監視,而史豔文說那些話是因為察覺藏老大的突然轉話題。所以我說,你倆真是超有默契的死對頭啊~~~~

所以說,藏鏡人的處境不像外界以為的那麼呼風喚雨,其實他的立場有點艱難的。顯然苗王(應該是)並不真的信任他,副官可能就是國王的人馬,所以才會有探子打藏老大小報告這種事。這後面還會談到,暫時先打住。

總之,炎魔很乾脆答應了比賽邀請,定下了幾個時程,要求規則制定權,還說要有場外比賽。

既然達成協議,各自滿意地鳥獸散 (只有赤羽軍師心中超鬱悶吧......因為他家BOSS都不聽他的呀.......),其實各懷鬼胎。

雖然才兩集,炎魔幻十郎的表現已經很夠格了,武力值破表不說(雖然有部分是因為開了外掛魔之甲),頭腦也很靈活。

是死了N久才復活嘛,炎魔是個空降的BOSS,西劍流這幫人都不是他帶起來的。先開內部會議,搞清楚自己有哪些手下可以用。

是說看甲子名人帖點名有點小爆笑,這算是BUG吧?還是說西劍流名單被赤羽軍師直接貼在甲子名人帖的後面空白頁?XDDD

西劍流六部的其他四部應該很快就會登場,至於女神天宮伊織嘛.......我猜是不會那麼快吧~

會議討論重點其實是叛將宮本總司,曾經四大天王之首,不但沒丟辭呈就走人,還把西劍流的商業機密溘鎢斯傳給史豔文的小孩,甚至還另外成立公司.....不,是地下組織對抗西劍流。

赤羽軍師報告的時候,心應該很痛吧.......

在場有三個人感觸特別不同,這三個人是:

總司好兄弟的赤羽軍師。

總司好兄弟的阿淚哥。

總司大徒弟的神田京一。

很微妙的是,原本炎魔的指示是公事公辦的:因為赤羽的武功屬性上是剋制宮本總司,所以就由赤羽去收拾總司。

結果阿淚站出來說由他來。

炎魔應該是察覺了這幾個人之間有錯綜複雜的情誼關係,一開始說好吧,那你們兩人合作,一起完成任務。才沒一會兒,看到目小京是總司徒弟,又變更指令,要目小京配合阿淚去幹掉總司,赤羽軍師則留在西劍流整頓人事。當然啦,站在BOSS的立場,其實叫赤羽總經理出公差是不大好的,不然那些雜七雜八的事誰要來做啊?客觀來說確實也是由阿淚與阿京去比較好。可是,一如赤羽本身也感到疑惑的,總覺得炎魔BOSS的想法有點撲朔迷離啊,但肯定是有某種想法的。

說起來赤羽&阿淚對於總司的出走,不同的態度還滿令人玩味的。

赤羽顯然受傷很重(?),力圖走出創傷強迫自己面對現實,還說他已經不去懷念往日友情。我心想,愈是這麼說的人,才是心裡最痛的吧.......

而阿淚呢,根據赤羽的說法,似乎他曾經為總司背了某種罪,甚至因而失去月牙的尖耳(應該是),但看得出來,雖然他會盡力去執行任務,也抱著對自己身為武者一較高下的自尊心,但他對總司的出走其實是抱著理解與體諒的坦然態度。

很有趣,截然不同的個性與思維。

神田京一對師父背叛作何感想的部分還著墨不多,應該也很值得期待~

在說到總司的「豐功偉業」時,不由想到先前演出的一段戲,就是一個使拳高手年輕人和一個使槍高手老人家的會面。這位老人家應該就是當時潛伏在祭壇高處的高手之一 (另一個應該就是燕駝龍自己)。這對忘年之交都是退隱山林,以追求武學最高境界為目的,過著恬淡的生活。由他們的對談反映出中原的狀況:能人一堆,可是各自獨善其身。史豔文失蹤五年,結果真正出來搞了個地下組織反抗西劍流的,居然還是西劍流跑出來的宮本總司,多麼諷刺。可是這就是嚴酷的事實,沒有史豔文,中原就是一盤散沙。

炎魔BOSS輕描淡寫地說,要消滅名人,先毀掉他的名聲就對了。沒有了糾合的中心,就算遍地都是S級、A+級、A級高手又如何?

其實由中原的情況我還聯想到黑白郎君的分裂,這後面再說。

西劍流內部會議中,還講到一件事,炎魔BOSS當作小事一件不是很在意,但我覺得對後面的發展可能有重大影響,那就是,醜孔明叛逃。

醜孔明藉著與還珠樓接上線,表明自己要加入還珠樓。仔細想想,他選的時點非常正確。

對醜孔明來說,所謂投入西劍流其實也不是西瓜偎大邊,他只是利用西劍流罷了。醜孔明並不屬於哪一邊,他自己就是一邊。我對他的想法以及會怎麼取捨決定,抱持著很大的興趣。

醜孔明和一劍隨風 (這位是副樓主的人馬) 的對談中,也帶出了當年天下第一劍任飄渺的一些事蹟,包括滅掉苗疆巫教 (說不定跟鳳蝶有關)、神秘的劍招第十招,還有第一招的名稱:「劍一‧破」。這是個重要的梗。

轉到藏老大這邊。

從西劍流祭壇閃人之後,藏老大回到苗疆,馬上就抓到副官的小辮子,證實確實是副官跑去監視他的舉動。對於「先對付主要敵人,再對付次要敵人」的說法,我覺得只是暫時壓住了副官的嘴而已,副官並沒真正信服。副官辯稱說是因為眼線被殺他才跑去一探究竟,騙人,你明明就是聽了探子的話就趕快跑去查探藏老大是不是真的跟史桃花聯手,明明是你走開之後人才被殺的好不好........

果然藏老大並沒真的打算帶領苗疆高手去爭那些天下第一的名額,甚至說不用報告苗王,但是他前腳剛走,副官後腳馬上準備去報告苗王了。我是覺得,藏老大的立場困難,至少時間上開始得絕對比史豔文早很多。

藏老大檢查過被殺的士兵屍體,馬上知道是狼主幹的好事,立刻上門興師問罪。

「敢動我的人只有死!」

當然這只是嗆聲,根據八卦,你們兩個是穿同條褲子(?)長大的死黨,想也知道不可能真的開殺的 (茶)

不過,我最大的感想卻是,藏老大劃分人的方式只有:「我的」、「不是我的」~XDDDDD

附註:「我的宿敵」也仍然是「我的」,別人不能動哦~~~~

神蠱峰這邊,經過俏如來的急救,鳳蝶清醒而且可以走動,肯定是因為自己練的毒功的關係,逞強的鳳蝶沒事人一樣地,我猜是想去後面密室自己處理。這時回來的燕駝龍聞到鳳蝶身上的毒素氣味,似乎有什麼不好的聯想,想來那種毒八成是惡名昭彰。

他們沒想到,被控制的劍無極追著鳳蝶的血跡已經潛伏進來了。

黑白龍狼傳裡就有鋪陳,劍無極劍法不錯,輕功更佳,就像燕駝龍說的,好得沒輸「魔神仔」(就是蒼蠅啦~~~XD),而且神蠱峰劍無極已經很熟了,能偷跑進來完全不意外。

被下了兩重封印的劍無極更快更狠地去偷襲鳳蝶,真的完完全全是逼命。後面打得死去活來,前面俏如來他們還以為鳳蝶真去休息了根本不知道。

鳳蝶那種忍不下心下重手的操偶表現得很好,能清楚感受到她的掙扎。

然後,鳳蝶終於下了狠心,眼前不打敗劍無極,就沒有喚醒他的可能,於是,彎刀行劍式,居然是......

劍一‧破!

啊?鳳蝶你跟任飄渺的關係是.......?

這位姑娘,你果然來歷不小。

鳳蝶與劍無極這真的可以算是相愛相殺了吧.........唉,殺到真是兩敗俱傷。

好在這時候溫皇&史豔文回來了。

他們在進門前的交談,提到藏老大,溫皇說:藏鏡人怎麼想,你比我更清楚,宿敵總是比較瞭解對方不是嗎?

史桃花居然完全沒有否認欸,他只確認一件事:溫皇你跟阿藏其實很熟吧?

溫皇表示:我雖然跟他是老交情,不過反正風雲碑這檔子事我會站你這邊,安啦!

才剛進家門,溫皇就感到不對勁,然後史把拔說:殺氣?

好像有人覺得,溫皇比史豔文先查覺不對,似乎有點踩史豔文。但我不這麼覺得,一來,溫皇設定上等級並不會低於史豔文,應該同為S級........吧!我猜。而神蠱峰是溫皇他家,人對自己家有個什麼不一樣當然比較敏銳。

溫皇趕到時,鳳蝶與劍無極已經是互砍到見骨了,溫皇一掌把劍無極打飛,那個時候就已經感覺到溫皇的怒火了。溫皇眼見鳳蝶被砍成這樣,心那個痛啊,那個溫柔撫髮的動作,我個人覺得........好萌。

其實我一直覺得,溫皇是喜歡鳳蝶的,可是「流水有情,落花無意」,鳳蝶始終都堅持以主僕之分嚴守著,溫皇也很有風度地不勉強,但總覺得他對鳳蝶,並不是長輩對晚輩的愛護..........

溫皇那個冷怒,展現得真的很到位,連看戲的我都感到一股寒意從脊背升起。

我覺得,那瞬間,他連宰了劍無極的心思都是有的。

他說劍無極:心裡有愧,才會受制於人。

很顯然他是不原諒劍無極的,即使他很清楚劍無極是意識受到控制。

銀燕雖然平常呆呆的,該敏銳的時候還是很敏銳的,感受到溫皇冰冷的怒意,他連忙代師兄道歉,也就順著他的道歉,溫皇緩了下表情,下了客氣的逐客令。

史把拔很乖覺,馬上表示:來,大寶小寶,咱們回家吧!讓溫皇好好照顧 (你確定不是修理嗎......) 傷患。

銀燕小寶跟老爸有過愛恨情仇,關係有點微妙,對於回家這檔子事是有點抗拒沒錯,但我覺得,他真心是非常擔心劍無極啊~~~~

雖然他是說:我很擔心鳳姑娘&劍無極,其實我覺得,銀燕是感應到了溫皇的冰冷之怒,打從心底擔心死了他師兄。

不想回家是有的,但我還是認為,擔心劍無極不曉得會不會被溫皇狠狠修理的掛心佔了大半。

果然,銀燕回到神蠱峰,剛好目睹溫皇給劍無極作了些基本防護措施 (看溫皇的動作,應該是護住腦袋不要摔破了,護住心脈不要摔死了,其餘不管,留你口氣在就好,讓你摔個半死教訓一下你把我家蝴蝶砍成那副慘狀) 之後,就一掌狠狠K到斷崖下,讓劍無極搭乘自由落體電梯直接到達谷底。

銀燕衝上前去,卻救不到師兄,跟著被溫皇一掌送下去搭自由落體電梯,不過銀燕自己及時啟動了銀燕牌緩降機就是了。看得出來溫皇打銀燕跟打劍無極不一樣,前者是挾怨報復 (汗),後者.......其實也算是為他好吧.....(望天)

真的,誰都可以惹,就是不要惹到溫皇。

須留意的是,溫皇丟劍無極的方向跟丟銀燕的方向不同。一開始我以為是讓銀燕去跟劍師兄作伴,後來又重看了下,扔的方向其實不太一樣的。

是說,神蠱峰大樓原來有地下室,而地下室住了兩位住戶,應該無誤,任飄渺住B1 A室,總司師父住B1 B室。溫皇收房租收得很愉快哦.........

也就是說,溫皇把半死不活搞不好全身骨頭都快摔斷的劍無極扔給任飄渺,而把銀燕送下去跟師父重逢。不曉得這其中的用意是...........?任飄渺可以讓劍無極清醒?

溫皇說,銀燕,凡事都要付出代價啊~~~

我想意思是:我送你去見你師父,摔一下應該也值得吧!

好像還是沒寫完...........下回繼續好了,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