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34085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7

    追蹤人氣

關於神蠱溫皇的猜測

睡不著,打從神蠱溫皇被炎魔發了便當 (雖然我覺得溫皇應該之後會吐便當),就老是在思考這個人物。 以下的想法是建立在溫皇就是溫皇,任飄渺就是任飄渺。 憑著不可靠的記憶,最早,應該是因為雲十方重傷等等的原因,對於"杏林界"很熟悉的燕駝龍推薦了醫師名錄上的這位退隱名醫,於是神蠱溫皇開始幫助中原方。 溫皇不但擔任中原勢力的專屬醫生,還幫忙運籌帷幄。 那個時候,藏鏡人還和西劍流有"良好"的合作關係。 記得溫皇計畫救出史豔文,至少有部分理由是藏鏡人要他協助。但我也相信,這也是溫皇的自主選擇。 那個時候,藏鏡人似乎也很久沒見過溫皇,甚至不知道他在哪裡。史豔文失蹤五年 (實則被西劍流囚禁),而這五年藏鏡人不曉得是怎麼過的,有可能也才重出江湖沒有太久。 因為那時溫皇說:你既然知道史豔文被西劍流抓了,怎麼不把人帶出來就好。 藏鏡人說,我不知道你在哪裡,帶出來沒人可以醫治也是沒用。 仔細想想,燕駝龍的資料庫真的滿強大的。 狼主的另個身分─千雪孤鳴,是燕駝龍的冤家,據燕駝龍當時說,他們倆相鬥了很久。 神蠱溫皇這名號出現在十年前,十年前發生了很多事。 天地風雲碑比賽定出了很多天下第一,那個時候,任飄渺拿下了天下第一劍,好像也就是在那一年,任飄渺滅了巫教,然後失蹤。神蠱溫皇可能就是在那時因為拿下天下第一毒所以才開始"名見經傳",想想這也不表示之前這個人就不存在,只是從這才開始出名。 如果溫皇是真正的還珠樓主,搞不好那時從未以真面目示人也說不定,倒也說得過去。在溫皇拿下天下第一毒之前,溫皇是神祕的還珠樓主,然後他以溫皇的身分拿下天下第一毒之後退隱,還珠樓主也失蹤。 任飄渺顯然也是還珠樓的人,雖然記得酆都月說過還珠樓主是任飄渺,而一劍隨風在殺啞劍殘聲時則說:樓主酆都月,但後來百里瀟湘似乎卻認為溫皇才是還珠樓主。 如果不是BUG,我很有興趣看看之後編劇怎麼解釋誰才是真正的還珠樓主。 也許溫皇是正牌樓主,曾經把樓主之位扔給任飄渺,但是任飄渺也跑了,所以說,酆都月通常口稱的樓主是指溫皇,但酆都月似乎也曾經懷疑,溫皇是任飄渺所扮。有可能以還珠樓來看,樓主溫皇失蹤得比任飄渺更早。 後來代樓主是百里瀟湘,百里瀟湘靠向西劍流並有置溫皇與死地之意被視為背叛,於是樓主將會變成酆都月。 扯遠了。 千雪孤鳴幫了把銀燕之後詐死,那時他對溫皇說:你分明是手癢。 或許與其說溫皇在幫史豔文,更貼切的說法是溫皇有意與西劍流周旋。但與此同時,溫皇一再製造史藏合作的機會也是有的,也許是必要,但似乎也是有心這麼做。 如果說酆都月的立場暗示了還珠樓主的立場,那麼,還珠樓主反西劍流應該是確定的。 藏鏡人對溫皇的作法顯然沒有意見,甚至沒有多問。也許這是他們相交的方式,徹底信任,不強求眼前的答案。 隨著鳳蝶的重傷,任飄渺現身。 至少有一次的對話,讓人覺得任飄渺是主謀、溫皇是協助而已。也就是在赤羽找上門決鬥,溫皇故意認輸被帶到西劍流,把條約書給史豔文簽名之後,任飄渺複製了一份那段。 溫皇說,我會幫你是因為我們的交情,但是你連他 (應指藏鏡人) 的事都拿來利用,我不能贊同。這是最後一次,之後你自己處理。 任飄渺則說,之後他會親身向"他"解釋。 我非常在意這段。因為,難道溫皇之前的運籌帷幄也都只是幫助任飄渺? 苦苦思索了很久,想到一個可能。 就是鳳蝶重傷之後,狼主受託去巫教遺址拿了樣東西 (要用來救治鳳蝶),之後溫皇本尊就全力醫治鳳蝶,任飄渺調教+修理劍無極,而狼主化身溫皇副尊。這麼安排的理由是:任飄渺的身段太硬,他無法扮演其他人。此人十分任性,這是宮本總司下的評語。 前面提到與任飄渺對話的那個溫皇是狼主,狼主在扮成溫皇之後,在計劃的進行中,也許夾帶了任飄渺請他幫忙的事,例如說把史豔文簽了名的條約書拿來讓任飄渺先看並COPY。前一次的幫,有可能是指去巫教拿東西。 或者,狼主扮演的溫皇在與赤羽軍師對打時,自願稱敗而被帶回西劍流,是因為任飄渺要他幫忙進入西劍流獻計憶無心的事。 狼主應該是不會出賣藏鏡人。但正如史豔文說的,憶無心在西劍流其實比留在靈界安全,所以狼主同意這麼做,但他並不知道任飄渺到底想幹什麼。 我總覺得,在炎魔面前對赤羽軍師拋媚眼的溫皇,有種"同人"的感覺,就是把曖昧推衍得稍微太過。 而且,赤羽軍師說過,從風雲碑的事以來,就感覺溫皇有點不同。我覺得赤羽軍師的感覺不會有錯,所以也許風雲碑以來,是狼主在扮演溫皇,而且還有那把差點被拔出來的刀、不夠天下第一毒水準的毒術等等。 然後回西劍流報到的而最後被炎魔在天允山殺害的則應該是真正的溫皇。這時鳳蝶應該已經好了。 也許開啟風雲碑最早是任飄渺希望溫皇能促成此事,說不定與任飄渺和宮本總司的"密謀"有關。我一直覺得這兩人在祕密謀畫什麼,而看這態勢,一個會敎出天下第一槍、另一個則會敎出(準)天下第一劍(應該)。而溫皇順勢定計,反正與他跟西劍流作對、促使史藏合作的目的不相違背,而且很可能也符合溫皇的想法。 回想起來,溫皇入世,憑良心講對他個人一點好處也沒。只能說他玩得還挺愉快。 從任飄渺現身以來,給我的感覺確實就像宮本總司說的:任意妄為。 但溫皇給我的感覺卻不是如此,是一個很透徹的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