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ulder茶窖

關於部落格
  • 34044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天地風雲錄之九龍變第1、2集亂亂想 (史藏推倒重來)──鏡子魔術,先入為主真可怕!

先懺悔,SPA我對不起你,我對你的了解果然還是不夠深不夠堅定>”<

還是要說一下誤會從何而生,我的先入為主誤解從何而來。我已經認定一開始史藏圍爐炎魔的決戰,「白衣史豔文1(這尊是有白毛鬢髮的)就是SPA,而「金甲藏鏡人」就是藏仔,即便使用的偶跟上一檔恰好相反。而後來同一尊「金甲藏鏡人」躺下,所以我就認定那是藏仔……

先入為主的思路真的很可怕,我居然能對那麼明顯的破綻視而不見!

就劇情中多次藉由其他人的言語表示過,史藏這對雙生子,是「生作一模一樣」,單憑容貌是根本分不出誰是誰的同卵雙胞胎,這點設定應該是凌駕在偶頭換來換去而且沒辦法一模一樣的演出操作之上,我竟然被偶頭迷惑了!我懺悔……T.T

回歸正題,來寫終於不覺得怪怪、不覺得糾結的九龍變12集史藏相關劇感 (撒花)

一開始的決戰,這裡我認為白衣史豔文就是SPA本人,而金甲藏鏡人也就是藏仔本人,必須得如此。理由如下:

1. 關鍵拼命時刻,不可能還用不是自己擅長的招式,而且既然兩人都活著,這時也還沒有誰替誰死的問題,硬要互相cosplay不合情理。就算SPA願意,我想不出有什麼理由會讓藏仔願意,藏仔除了被老哥硬換了衣服,在喬民那邊不想嚇到人家善良夫妻,姑且冒充了一下SPA,但他從來沒有真心想要扮演他哥吧!所以才會主動去信找到姪兒打算說清楚。

2. 戰鬥中,炎魔對SPA說,這是你兒子的軀體哦!你真要毀壞嗎?白衣史豔文回答:我已經下定決心滅親救世。這種話只能SPA自己說,如果由藏仔回應就太矯情了,我不相信他會這麼做。

3. 史藏被打飛之後,「白衣史豔文2(沒有白毛鬢髮) 抱著昏迷的「金甲藏鏡人」回到眾人面前時,以俏如來為首的眾人都沒有懷疑昏迷的是藏鏡人,還能抱人能說話的是史豔文,不然俏如來的反應不可能那麼平靜。

根據上述種種理由,我認為決戰時,SPA & 藏仔是穿著本人的衣服沒錯。

但是!關鍵在於兩人被打飛之後,過了一小段時間才回到眾人面前,而且,這個「白衣史豔文2」劈頭就叫俏如來為「俏如來」

這是第一個(明顯的)破綻(暗示)。根據之前的兩檔的劇情,SPA向來叫自己的大兒子為「精忠」,那才是他取的名字,「俏如來」是別人給的稱號。(不過SPA倒是常稱呼銀燕為銀燕,可能因為銀燕這稱號是銀燕自稱?這我不太清楚)

第二個破綻,是回到正氣山莊之後,「金甲藏鏡人」昏迷不醒被安置在床上,「白衣史豔文2」焦急地守在一旁,衣川紫治療之後,說自己束手無策,「白衣史豔文2」居然一把揪住衣川紫,質問說你是不是存心不想治好他?仔細想想,再焦急擔憂的SPA也不會這樣說這樣做呀!

完了,SPA你溫文儒雅的名聲要敗壞殆盡了~XDDD
之後衣川紫可能會去散布八卦:人說史豔文溫文儒雅翩翩君子都是騙人的啦!他不但對我動手動腳還表情惡狠狠質問我咧!

第三個破綻,俏如來進來說小空的狀況怎樣怎樣,這個「白衣史豔文2」完全沒聽進去!他對此一點反應也無,開口便問冥醫和白色藥丸的事。

當場俏如來一定覺得有點錯愕,甚至很受傷,自己的兒子也昏迷不醒還狀況不明,怎麼你這當老爸的一點都不關心?只關心你兄弟?

仔細想想,如果真是SPA,即使憂心老弟的狀況,也不可能對自己兒子變成這樣卻無動於衷。

「白衣史豔文2」逼著俏如來去把冥醫找來,那種逼法,真的跟我所認知的SPA作風太不一樣了。雖然誤會之下曾勉強理解為關心則亂,但心底其實很糾結的,但,其實答案多麼顯而易見!我根本不需要糾結的呀!

第四個破綻,也是最大最明顯,根本不應該視而不見的暗示──這個「史豔文」不認得冥醫!

俏如來被「父親」強力要求下,只好暫時放下一切去找冥醫。當時衣川紫問他,你打算怎麼處置我們時,我覺得俏如來是很心煩意亂的。

冥醫OS:害了,難道是我那時給他頭上插天線插壞了腦子?裝不知道裝不知道……

難道杏花大人是為了避免醫療糾紛,所以這次診療沒有收史家人錢嗎?XDDDD 我只看到他給西劍流開帳單而已:PP

這是玩笑。

正經說來,最可能的解釋是,「白衣史豔文2」其實是藏仔,而重傷垂危的「金甲藏鏡人」其實是SPA

這樣一來,所有的疑惑、奇怪之處全部迎刃而解。

藏仔對小空根本不會有什麼情分,所以聽到小空的事當然沒反應。藏仔不知道SPA曾經接受過冥醫治療,所以連想都不會想到要假裝認識。

有可能是兩人被炎魔打飛時,SPA為了保護藏仔,承受了絕大部分的傷害,所以衣川紫曾向「白衣史豔文2」質疑:明明你們倆同時受傷,為什麼躺著的這傢伙傷得那麼重?你卻沒事?

所以藏仔一直重複說:我虧欠他太多了。

曾經他追殺迫害了一輩子的人,幾天之內兩度豁盡生命只為保護他。

我猜可能是SPA在瀕死的狀況下請求或說服了藏仔與他互換身分,甚至SPA可能是在換了衣服之後才昏過去的。想想這也是最好的辦法了,如果眾人知道倒的是SPA,站得好好的是藏仔,那可能發生什麼事?懷疑SPA根本是藏仔打成這樣?找藏仔算帳?引來苗疆勢力追殺?總而言之,即使是最樂觀的推想,藏仔應該也無法發揮力量了。

也許,SPA是在最後關頭把一切託付給藏仔了。

俏如來去找冥醫出診,冥醫說的那番話,相信也是很多中原人的心聲,藏鏡人,那個作惡多端的傢伙殺過那麼多人,就讓他死就好啦!救他幹什麼?你現在救他,難保他以後不再作惡。

俏如來一開始都是從人道觀點進行說服,後來他終於招了:就算是為了彌補父親的遺憾。

聽到這裡,似乎對史豔文這個人可能有點想法的冥醫也不再與俏如來辯論,乾脆答應出診。不過說真的,杏花大人這位大夫超好講話的呀!有人求診好像沒看他拒絕過,應該是對醫生這職業也很高的熱忱吧!

既然「史艷文」居然當著他面問說這位先生是誰,我想,冥醫應該猜到這對雙生子互換身分了才對。史豔文沒可能認不出他來,所以這個「史豔文」只能是藏鏡人了。但是杏花大人一點口風也沒漏,這點有意思。

藏仔的焦急擔憂瀰漫在整個房間,如此真實如此坦率,我想冥醫應該也感受得到才對。

雖然他跟俏如來辯論時說過人的本性很難改,但說真的,誰能說自己很了解一個人的本性?而且,很難改並非不會變。

冥醫說,先前替SPA看傷的人處置得不錯,我想這裡是在間接證明衣川紫確實有盡力治療。

藥材很難得的白色藥丸「閻王低頭」(這藥名起得真好) 之前被俏如來餵給SPA吃掉了,並沒有第二顆可以給SPA吃第二次,所以,這回胸口被插一根大釘子的SPA只好暫時當植物人讓親愛的弟弟照顧了 (哇哈哈哈!我的妄想實現~~~撒花)

順說劇組真的不考慮買真正的針灸用針塗色來當道具?那些大長釘看起來真恐怖……一整個覺得SPA被釘在床上變標本了說……

我認為俏如來是不知道命在旦夕的人其實是他老爸,如果他知道,那不用他叔叔強力要求,他說什麼也會在第一時間就衝去找冥醫求助。

後來銀燕私下對俏如來抱怨,強烈表達對父親的不滿:他成天守在藏鏡人身邊,卻只來看過小空一次!

俏如來總是試著以最正面的想法去解釋他人的作為,他說,那是因為只有老爸自己能全心全意照顧藏鏡人,而有你照顧小空,他很放心。

仔細想想,俏如來這番話應該也是他對於老爸詭異的行徑盡力找出能說服自己的理由吧!就好像他自己也說,他很難相信溫皇是那樣的人。

善良的孩子,基本上俏如來是很願意相信人的。

但其實,你們叔叔在滿心滿腦子都是變成植物人的老哥之下,能記得自己在扮演老哥,而最低限度地去看一次小空,已經是很盡責了說。

後來,因為溫皇略施小計,放出消息(甚至找人煽動也說不定),俏如來遭受了來自中原人馬強大的壓力,要他處置西劍流的戰俘們。

說真的我很喜歡為了這件事俏如來與銀燕的討論,那些血債與傷痛是忘不了的,但怎麼做才是最好的?逝去的人們不能重生,而活著的人們應該如何走下去才是最好的一條路?

實在無法下決定,兄弟倆去找老爸。

可是這「老爸」劈頭就問出診去給劍無極看病的冥醫回來沒,這下子銀燕真的炸了。

老爸!你滿腦子滿心滿眼都是你老弟!就沒看到我大哥你兒子臉色不對嗎?

是說,這節骨眼你叔叔沒注意你們的臉色其實是再正常不過了……

藏仔抖了一下,活脫脫是緊急模式切換,變身史豔文,問俏如來怎麼回事。

這場戲叔姪對手戲說實在的我非常喜歡。

總 覺得藏仔在聽著俏如來述說自己想法時,感受應該是五味雜陳的,他就是個曾經站在敵對方的存在,彼此有難以消弭的血海深仇,冤冤相報何時了對他來說不是一句 話而已,他親身體會過。關於不同立場的戰爭與仇恨,關於放下與解脫,不知道他是不是也對這個姪兒有所讚嘆,覺得自己也學到很多呢?

藏仔並不直接說自己的建議,他畢竟不是SPA,他的思維與作法都不會與SPA相同的。

藉由銀燕的口,我們聽到了如下的「刻板印象」:

如果是史豔文,會把西劍流的人全部放走,因為你每次都這麼幹。

如果是藏鏡人,會把西劍流的人全部都處死,因為我們所了解的他就是這樣。

然而沒有人比藏仔自己更清楚,藏鏡人未必是這樣做的。

也許他是變了,也許原本的他就非是銀燕所理解的那樣而已。無論如何,他就是藏鏡人,而他所想到的,確實有不同於殺戮的更好的作法。

於是他說「假使我是藏鏡人」,我會設法將他們納為己用。

為什麼要刻意說如果我是藏鏡人呢?我想,這其實是一種自我陳述,藏鏡人的思路,其實是這樣的,非你所想。

現在藉由史豔文這個表象所說出的看法,其實是屬於藏鏡人的,這點沒有虛假。

這番對話,讓俏如來有了屬於自己的決定。

這種感覺真好,各自不同的風格,人畢竟只能基於己身的個性、思維以及作風來進行一切,不可能總是追隨著別人的背影,無論那個背影有多麼強大。

關於憶無心的部份,之前因為先入為主的誤解,讓我居然也對這段諸多疑點視而不見,真可怕的說……()

據憶無心自己說的,憶無心是西劍流派人送來正氣山莊的。

我猜她老爸非常掛心她,卻又不能表現出特別在意這小女孩。

當初就覺得「史豔文」有什麼理由會跑去找邪馬台笑問事情,要問也是問祭司、問赤羽軍師,輪不到問單純是一介武人的邪馬台笑。

現在想想,根本不是那麼回事呀!

我猜是這樣的,藏仔雖然沒去見女兒,卻時時私下留意女兒的動向,他可能是聽說了「憶無心」跑去軟禁西劍流戰俘的地方了,於是就去找人。

扮演史豔文的藏仔在邪馬台笑這裡「撞見」自己女兒時,一時無法決定要怎麼介紹自己。

奇妙的是,憶無心居然問說,你是史豔文?其實她見過自己伯父的不是?她跟白狼與燕駝龍他們,曾經到過正氣山莊,她見過SPASPA還曾經覺得對這女孩兒有特殊的熟悉感。或者在她直覺,這人跟之前見過的史豔文好不一樣,即使生得一模一樣。

不過我是覺得藏仔並非因為見了女兒一時口拙,而是他不知道憶無心到底知道了自己的身世沒。

邪馬台笑決心不揭穿憶無心是藏鏡人女兒的真相,藏仔一聽,順勢把話題帶到女兒交友的問題上。

老爸說,你可以去看你的好朋友黑龍與白狼 (很開明),不過不要跟他們走得太近,不然會有麻煩上身 (操煩老爸模式啟動)。青春期的女兒反駁,我之前沒怎樣還不是被抓了,又繞回自己的身世上。藏仔眼見女兒很難擺平,於是拿出長輩身分威壓,說真的,SPA感覺上是沒可能這樣的呀,就算要阻止憶無心探究自己身世,採用的方式肯定不同。憶無心不服,跟老爸頂嘴,於是老爸火了,那句「出去」真的好兇哦!完蛋,SPA你以後在你姪女心目中就是個凶巴巴、不講理的中年人~XDDDD

不過藏仔當然不是真跟女兒生氣,他只是不想女兒因為身世受苦。

總體來說,我還是覺得,比起揭開面罩生死交關那個時候為了遠遠望女兒一眼而被砍刀,現在的藏仔算很冷靜啦!

不過女兒的交友狀況真的要擔心,那邊是黑龍白狼,這邊是邪馬台笑……

為嘛我女兒都招惹這款大叔?不知道藏仔心裡會不會這樣冒起咕噥的小泡泡……(大笑)

無論如何,邪馬台笑對憶無心的善意無可置疑,藏仔由衷表示感謝,但他現在只能說:我代替藏鏡人向你說謝。

藏爸,你還有靈界要好好答謝呢……

這兩集最後,像是籠子裡放出來的小狗(被毆死)的狼主跑來正氣山莊,想也知道是要找藏仔,不曉得藏仔會以真實身分或是頂替身分見老友呢?

如果藏仔就以史豔文的身分讓狼主見到,是不是會被懷疑甚至識破呢?或者乾脆不見?那樣的話狼主你就真正悲哀~()

不過奇怪,先前狼主你不是扮溫皇來過正氣山莊找SPA?怎麼好像頭一次來?還是設定又不一樣了……算了,不想再糾結這些了。

想通了真好,上回看的時候,雖然覺得好看得要命卻很糾結,現在我一點都不糾結了,之後這條線應該能一直開小花地看下去~XDDD

等著看劇情交代在喬民家兄弟叔姪之間談了什麼,更期待等看交代史藏被打飛時到底發生過什麼樣的事,我想知道,全部的全部細節。

其它部份的感想沒有太大更動,這次就不贅述了。

最後,同時喜歡SPA & 藏仔真好,我覺得好幸福~^Q^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