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ulder茶窖

關於部落格
  • 34044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三觀九龍變1、2集無負任鑑定報告~:PPP

 今天逮到機會,用大螢幕又看了一遍,個人對於史藏&俏如來的觀點確認如下:


1. 史藏圍毆炎魔決戰

我還是認為白衣偶是SPA,而金甲偶是藏仔。

除了口白吆喝的聲音對應之外,白衣偶在炎魔發動納靈大法時曾說:「快阻止他!」

也許是個人理解,但這感覺是SPA來說比較對味。

還有,最終大決,白衣偶使出「純陽貫地」,而金甲偶使出「飛瀑怒潮」,手法與先前的同名招式差不多,顯然不是僅僅隨便喊出招式名稱,確實是該招式。而如同先前說的,拼命還未必能打贏的一戰,不可能還硬要COS對方而不使用自己的絕招。

被打飛之前,我看到的好像是這樣:

金甲偶先是跑去白衣偶同一邊,但後來白衣偶閃身在前,這裡不是非常確定。據說有人截到圖,我沒特意去找。

如果是上述這樣,可能是藏仔原本想替老哥擋招還他人情,沒想到老哥還是跳到他身前擋了招,結果SPA身受重傷,藏仔沒什麼事。

結論:決戰時,金甲就是藏仔,白衣就是SPA。


2. 白衣偶抱回昏迷的金甲偶

根據劇情的種種破綻,這裡白衣偶肯定是藏仔無誤,但是,這尊白衣偶並非那尊白毛鬢髮偶拔掉白毛,而確實是不同偶頭。後來的特寫看清楚了,受過喬民招待的那 尊白毛鬢髮白衣偶的眼睛是非常剔透的藍色,臉部感覺比較銳,但這尊不是,仔細看,比較像先前SPA被中原追殺逃亡時那尊偶。

既然被打飛回來之後,早前的SPA偶現在是藏仔,那麼決戰時先前的藏仔偶是SPA,似乎也不會那麼說不過去了。反正設定上兩人的面容別人是分不出來的。


3. 藏仔沒事是因為吃了閻王低頭嗎?

這次再看,我傾向排除這個可能。

因為回到正氣山莊後,藏仔對俏如來說,既然先前這藥可以救我(這裡指史豔文)的命,現在應該也能救藏鏡人。

由話中之意看來,閻王低頭那時應該是被SPA吃掉了而救回他的命,並不是交給SPA讓他帶在身邊。


4. 俏如來到底知不知道叔叔頂替了老爸

我比較肯定的是,截至俏如來去找冥醫的時候,他仍然不知道眼前的老爸其實是叔叔。

眾人回到正氣山莊後,衣川紫沒辦法醫治SPA,俏如來去見「老爸」,「老爸」劈頭就問他那顆藥丸的事,問他知不知道冥醫在哪哩,要他去找冥醫再要第二顆藥丸,要他去把冥醫找來。

俏如來這才說:好吧!孩兒一定會把冥醫請來醫治「小空和藏鏡人」。

我看不出俏如來在說出這話之前有積極想找冥醫治療藏鏡人的意思。

我看的感覺是,這時的俏如來,對於「父親」之於他都說了小空狀況不明昏迷不醒卻完全不理會是詫異之外有點生氣的,承諾會去請來冥醫時,還特地強調是要一併治療小空,不光是為了醫治藏鏡人。

俏如來去找冥醫,有過一番該不該救藏鏡人的辯論,俏如來說,前輩你講的其實我都想過,這也是我的掙扎。我覺得他說的是真心話。

但是因為要讓「父親能彌補遺憾」,所以他還是懇切地請求冥醫去一趟。

這裡他完全沒有提起小空,但當然並不是說他不想救。反正冥醫去了一起看就是了。

我覺得當時他特意對「父親」提小空,而且還把小空擺在藏鏡人之前,是一種小小委婉的抗議。

後來俏如來開導銀燕時,我想應該是自己心裡反覆思索父親為什麼變成這樣,而以最正面的思考得出能說服自己的理由。

後來中原眾人受到煽動跑來正氣山莊要俏如來處死西劍流的人,雖然俏如來允下了三天的期限,但顯然還是很苦惱。

俏如來與銀燕進入正氣山莊之後,就去見「老爸」。

我是認為這樣的銜接是顯示俏如來確實是想聽聽父親意見的,但「老爸」一見到他劈頭就問他冥醫回來了沒,他根本沒機會開口。

銀燕終於忍不住炸了,才讓藏仔警醒自己扮演史豔文不是裝表面就行了的。

關於這段叔姪對手戲的感想先前已經說過,就不再贅述。

俏如來有可能已經意會到老爸的異常,但一如他對溫皇仍然想要保持善良的理解,我個人是覺得這時候的俏如來,還沒有得出或確定「眼前的老爸其實是叔叔」的結論。

以上~

等看後續劇情揭曉,看看猜中的有幾分~XDD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